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德马库斯尼尔森 >

麻烦给我说下 坏孩子军团时代的活塞 那几大恶棍的资料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德马库斯尼尔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湘北队在现实中是有原型的,那就是1990年在NBA无敌的“坏小子军团”底特律活塞队!樱木花道就是罗德曼。一样的10号,一样的红头发,一样的篮板天才(罗德曼是7届NBA篮板王),一样的端尿壶式罚球!而且当时活塞队的11号就是全能天才球员托马斯(流川的原型)。 最重要的是井上雄彦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也承认自己是活塞队球迷,画《灌篮高手》时就是以其为原型的! “坏小子军团”这个绰号,最初是由NBA娱乐公司叫出来的,当时有一首风靡一时的歌叫做《坏就坏到骨子里》。而活塞队在NBA各个球队的眼里简直是无恶不作。 “坏小子军团”中最坏的是中锋比尔·兰比尔。1982年,当时默默无闻的兰比尔被从骑士队交换到底特律。那时的活塞队糟糕透顶,从1979年至1981年间他们输了127场,只赢了37场。但在1981年,印地安那大学出了一个怪杰,那就是 身高只有1.85米的伊塞亚·托马斯,他以榜眼的身份被活塞选中。托马斯师从名帅鲍比·奈特,这位以强硬而著称的铁帅从没见过如此强硬的学生,他称托马斯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大学球员。 除托马斯之外,在兰比尔之前到达底特律的“坏小子”还有维尼·约翰逊,1981年11月的一天,效力与超音速的约翰逊正在一边吃中餐一边看中国工夫片,突然电话铃响了,是当时超音速主教练威尔肯斯打来的。威尔肯斯以前从没给约翰逊打过电话,约翰逊还以为这是对自己要求上场时间增多的回复,但威尔肯斯只是说:“我们刚刚把你交换到底特律。”约翰逊急的大叫:“别,为什么是底特律?那帮家伙太可怕了,我以后一定闭嘴,再也不要求上场时间了,不行吗?” 约翰逊报道三个月后,兰比尔也来到了底特律。1983年,原来执教骑士的查克·戴利也来到了底特律。他到后第一年,活塞队便打入季后赛,此后,他们连续八年打入季后赛。“坏小子”也越聚越多,85年是乔·杜马斯,86年是中锋马洪,前锋萨利和罗德曼,88年2月换来詹姆斯·爱德华兹后“坏小子”全部到齐。他们的领袖是大无畏的伊塞亚·托马斯,两位国防部长是兰比尔和马洪,托马斯在外线的搭档是杜马斯和约翰逊,内线有要球不要命的篮板王罗德曼,“蜘蛛”萨利善于火锅,爱德华兹内外线均可,内线还有强壮的得分手丹特利,后来被啊圭尔代替。 在“坏小子军团”,个人英雄主义不吃香。兰比尔说:“如果你能得分,就去得分,我们给你喂球,让你成功。如果你是男人,我们都会牺牲自己来成全你。我们要打82场,每场48分钟,不许垂头丧气,不许半途而废,你拿了钱是来赢球,不是来玩的。” 兰比尔身高2.11米,体重125公斤,职业生涯的得分和篮板都过一万,在14年职业生涯中,只缺阵8场,其中两场是因为打架被停赛。从1983年到1988年,活塞的上座率为NBA第一,平均每场21454人。 兰比尔和托马斯是左右司马,手下各有一帮人归自己调遣。就是在比赛中,他们也要确保这些人进入状态。托马斯手下至少有10个人,而约翰逊和马洪则听兰比尔的。约翰逊和马洪都必须靠兰比尔打气,否则会放任自流。托马斯必须管住萨利,他喜欢泡夜总会,在NBA打球只是为了多赚钱,好去夜总会。杜马斯谁也管不着,他自己会管好自己。罗德曼是个怪人,不要去管他最好,他不用人提醒就会奋不顾身,全力以赴。 在通往冠军的道路上,对“坏小子”打击最大的是1987年5月26日与凯尔特人进行东部决赛第5场,那天,“大鸟”在在最后时刻将托马斯传进界内的球抢断,然后在身子快跌出界外的时候将球传给丹尼斯·约翰逊,后者突破上篮得分,赢了这场比赛后,凯尔特人完全控制了局面,进入总决赛,如果没有这次抢断,只要好好控球,活塞就会赢得胜利。 兰比尔回家后躺在床上呆呆的盯着天花板,不吃不喝,这样过了一晚上。但更加另人郁闷的是第二年总决赛对湖人,活塞在3比2领先拿下第6场就是冠军的情况下,终场前1秒钟,兰比尔因起一贯的小动作被裁判吹了犯规,“天钩”两罚皆中,湖人以103比102反败为胜。三天后,活塞又以105比108输掉了最后一场,湖人赢得了总冠军。 托马斯和兰比尔回到更衣室,他们从湖人湖人队更衣室里偷来了几瓶香宾,狂饮之后到澡堂里洗澡,两人光着身子一屁股坐下,痛苦失声... 在兰比尔眼中,托马斯是个无畏的勇士,是全队的灵魂。在托马斯的13个赛季中,他平均每场得19分,1994年退役时,他在8项技术统计中列活塞历史第一,连续12年入选全明星其中11年是先发,这些还不是他的全部。他曾在一节比赛中得了25分,在队波特兰的一场总决赛中一节得了16分,在对尼克斯的一场季后赛中托马斯在最后2分钟仅用94秒得了16分,但这场比赛最后他们还是输了,比赛结束后,托马斯没有换衣服,而是直接坐进车里,疯狂的开车从底特律回到芝加哥。戴利说,“如果托马斯的身高再高5英寸,他肯定是NBA最伟大的球员。” 托马斯出生在芝加哥的贫困的西区,据他哥哥拉里·托马斯说,小时侯家里没吃没穿,一贫如洗。拉里说:“我现在还喜欢咬自己的手指甲,人们说咬指甲是紧张的表现,但我不是,我是因为我饿,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咬指甲,吃手上的皮,然后喝点水吞下去,就象吃人肉一样。” 托马斯成了底特律的英雄,成了球星和百万富翁,球迷们对他们念念不忘。但是,他的心理还仍然潜伏着憎恨的本性。,他仿佛天生就和这个世界对立。托马斯与底特律新闻界格格不入,新闻界总喜欢拿他做文章。1991年东部决赛,他因为不满裁判而带头离开抗议。1987年,凯尔特人的“大鸟”抢断了托马斯的传球,后来罗德曼说了句十分经典的“如果大鸟是黑人他就不会这么坏。”新闻界立即批判罗德曼种族歧视,但托马斯站出来为罗德曼辩护。这一切成了新闻界与他纠葛的原由。1990年6月,正当他率队获得第二次总冠军时,电视和媒体又登出文章,说他卷入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赌博案...托马斯说“13年来,我是在谎言和嘲讽中度过的。” 在底特律,仿佛有两个托马斯:一个是充满微笑的好好先生,另一个是捉摸不定而精与算计的阴谋家。有一位与托马斯交往数十年的朋友说:“托马斯工于心计,你的想法永远落在他后面,因为他早就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他比你快了三步。他让人退避三舍,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的心理想什么。”

本文链接:http://holaaupair.com/demakusiniersen/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