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德玛斯特 >

江苏南钢无情终止合同 赞助商怒言只能诉诸法律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德玛斯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南钢俱乐部的赞助商告俱乐部,这在江苏篮球历史上是大姑娘上花轿 头一遭。昨天,记者从南钢赞助商德玛斯特处获悉,因为南钢俱乐部单方面解除与德玛斯特三年的赞助合同,德玛斯特决定状告南钢。目前,德玛斯特总裁郑银良已经委托律师,双方对簿公堂的一幕恐难避免。

  在前天进行的CBA季前赛上,赛前声称罢赛的南钢队,因为体育局领导的星夜救火如约出战,并在随后的比赛中大败。但值得注意的是,南钢球衣背后的广告已经不再是德玛斯特,而是换成了另一家企业的名字。这个变化也引起了不少球迷的注意,难道是南钢换冠名赞助商了?

  随后记者从南钢俱乐部了解到,南钢确实在本赛季要更换赞助商,从前球迷们熟知的德玛斯特变成了另一家省内的大企业。南钢俱乐部向德玛斯特提出了增加冠名费的要求,理由是新赛季投入加大,希望能将赞助费提高到700-800万之间(合同金额为350万)。

  据记者了解,上个赛季结束后,就有一些新的赞助商用更高价的投入向南钢挥手,面对高报价,南钢俱乐部坐不住了。当我省一家大企业向南钢开出700万的赞助合同后,南钢俱乐部非常现实地选择向德玛斯特要求提高赞助费用,赞助费用至少要达到700万。

  尽管不能理解,但德玛斯特并没有断然拒绝,他们表示可以商量,双方可以坐下来好好商谈。他们认为赞助商可以加大投入,但不是以冠名费的形式,“比如找个厉害的外援,100万美金也好200万美金也好,我们和俱乐部一家承担一半。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提高江苏篮球的水平,而不是让俱乐部把我们的钱放在他们的盘子里花。”郑银良说。

  在增加冠名费遭到拒绝后,南钢俱乐部认为他们有了终止合同的最佳证据。在双方的协议中有这样一条细则,“协议双方如对第二年或第三年双方合作无异议,本协议将自动延续生效,双方应按照本协议约定履行业务。”因为自己提出的“加价”要求遭到了拒绝,南钢方面就变成了对合同“有异议”并单方面的终止了本身已经签署的合同。

  南钢俱乐部总经理王敏表示,如果德玛斯特和新赞助商在同等条件下,就享有优先权,而现在的情况是“德玛斯特不能提供同等条件,因此协议只能自动终止。”

  昨晚,记者拨通了德玛斯特总裁郑银良的电话,电话那头,郑总一声长叹:“我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当时牵线和德玛斯特签约的前任俱乐部总经理陈忠还记得两年前的情景,“那时金融危机,赞助商不好找,直到联赛开始前一个月,赞助商都没有落实,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和周伟(时任南钢俱乐部总经理)找到了郑总。”陈忠回忆说,“当时我们开价300万一年,留给对方还价的空间,因为那时候我们降到200万都没人愿意合作。”令陈忠没想到的是,“老郑很豪爽,他说,你们球队也不容易,这样吧,我再加50万。“就这样,南钢俱乐部和德玛斯特签下了为期三年的冠名合作协议。”

  据记者了解,在赞助南钢的前两个赛季,作为冠名赞助商的德玛斯特花费确实不止合同上所规定的350万。他们不仅在南钢最困难的08-09赛季前(全球经融危机,众多商家出手谨慎)给予了江苏队最实在的帮助,更是在赛季当中大力地在经济上帮助南钢队。上个赛季,俱乐部想找好外援,但又觉得薪水太高无法承担。德玛斯特当机立断,俱乐部不能负担的部分他们来负担。联赛到关键比赛,球员士气需要得到激励,又是德玛斯特站了出来。上赛季,赞助商带着现金给球员打气的新闻在南钢队出现了好多次。甚至是一些无法解释的费用,德玛斯特都没有说过“不”字。德玛斯特对俱乐部不错,在江苏球迷中也有口碑,给队员加发奖金,补贴球队找外援,出钱出力的活没少干。“就说去年,哈维官司缠身来不了,是我们去找了人给他解决,俱乐部承受心理范围外的报价,也是我们出的,去年就在外援上,我们替俱乐部花了十几万美金。打季后赛,我们帮着找外援,去江阴乡下买土鸡送给队员炖汤补,够尽心尽力了,没想到现在换回来这样的结果。”德玛斯特一位高层表示。至于在上赛季球队的投入方面,德玛斯特给出了一个数字是:700万以上。

  为南钢俱乐部,为江苏篮球付出这么多,却遭到了无情的抛弃,郑银良愤怒地说:“我无法接受!只能付诸法律。”

  被南钢俱乐部抛弃,德玛斯特在感情上接受不了,在法律上,他们更接受不了。“俱乐部是自负盈亏的经营主体,怎么能因为加大投入而要求赞助商替他们消化成本?更何况,自从冠名后,球队成绩日渐下滑,各种闹剧层出不穷,凭什么要赞助商提高冠名费?”赞助商德玛斯特提出质疑,为此,他们要诉诸法律。

  不过在南钢俱乐部看来,俱乐部终止合同没有什么问题,“协议中第二条第二款约定,协议双方如对第二年或第三年双方合作无异议,本协议将自动延续生效,双方应按照本协议约定履行业务。”俱乐部总经理王敏确认俱乐部已经终止协议,他表示,因为新赛季加大投入,并且有新的赞助商愿意以更高的价格冠名,俱乐部已多次向德玛斯特发函要求对方增加冠名费,“但遭到拒绝,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根据该条款,提出异议,终止合同。”

  不过,受德玛斯特委托的江苏远闻律师事务所高芝平律师则持不同观点,“合同中约定,合作期限是三年,每年的赞助费是350万,这个约定是具备法律效应的,对方对这个约定费用提出的异议有违公平诚信原则。”高芝平表示,“如果南钢俱乐部有其他正当理由提出异议,可以理解,但对双方约定好的条款提出异议,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事。”

  早在11月11日,德玛斯特已经向南钢俱乐部发律师函,明确指出,俱乐部大幅提高冠名费不符合协议规定,其次,两个赛季结束,俱乐部均发函来表示双方合作愉快,因此“异议”不能成立。他们希望通过这份律师函敦促俱乐部继续履行合约。然而,第二天,俱乐部复函明确表示终止合作协议。

  在沟通希望彻底被堵死的情况下,德玛斯特决定选择起诉。昨天下午,德玛斯特的申诉信已经传真到中国篮协,除了上诉篮协。德玛斯特还决定就单方撕毁合同问题起诉南钢俱乐部。

  与此同时,德玛斯特也把过去不曾和南钢计较的问题摆上了桌面,“要说违约,他们早就违约在先了!”他们找出了三条违约之处,在双方合作协议回报条款中,约定江阴主场CCTV-5直播球队比赛不低于4场,但两个赛季来,江阴主场中央五套才直播了一场;协议规定,在年度参加的各类比赛中,球队均以江阴德玛斯特的队名参赛,而一直以来,球队用的名字叫南钢德玛斯特;另外,乙方(南钢俱乐部)的义务包括在合同期内提高球队的技战术水平,努力打好全年各项比赛并保持良好的社会形象 事实则是,球队水平在下降,成绩在下滑,负面新闻日渐增多。

  看来,德玛斯特与南钢这对曾经亲密的盟友离对簿公堂已经不远了。本报记者刁勇

本文链接:http://holaaupair.com/demasite/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