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德玛斯特 >

CBA首起赞助商告俱乐部案诞生:德玛斯特VS南钢

归档日期:05-21       文本归类:德玛斯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1月12日,南钢俱乐部将一份“单方终止合同”的协议函发给德玛斯特董事长郑银良。对于俱乐部这一举动,为俱乐部赞助了两年时间德玛斯特表示不能理解,两年来,德玛斯特对俱乐部投入的感情和金钱,却被眼前这一纸解约函化为泡影。【

  2008年,在前任俱乐部总经理陈忠的努力下,经朋友介绍,找到了德玛斯特董事长郑银良。陈忠回忆说:“当时我们开价300万一年,留给对方还价的空间,因为那时候我们降到200万都没人愿意合作。”令陈忠没想到的是,郑银良主动将赞助费加了50万。就这样,在联赛开始前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南钢俱乐部和德玛斯特签下了为期三年、每年350万冠名费的合同,两个赛季过去,就在新赛季还有一个月即将打响的时候,南钢俱乐部突然要求将350万的冠名费提高到700——800万,如果赞助商不同意这个数目,俱乐部将单方面撕毁合同,重新寻找赞助商——这也就是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份12日摆在德玛斯特董事长郑银良眼前的《协议函》。

  南钢俱乐部之所以提出单方面解约,是因为在于赞助商的合同中有一条:“如果双方有异议,则协商解决”,俱乐部认为,因为新赛季加大投入,并且有新的赞助商愿意以更高的价格冠名,俱乐部已经多次向德玛斯特发函要求对方增加冠名费,“但遭到了拒绝,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根据该条款,提出异议,中止合同。”俱乐部总经理王敏表示,如果德玛斯特和新赞助商在同等条件下,享有优先权,而现在的情况是“德玛斯特不能提供同等条件。”

  于是,自己要求加钱,却被赞助商一口否决,这便成为俱乐部所谓的“异议”。其实,矛盾指向“钱”,是令赞助商最无法接受的,在他们看来,虽然合同上的冠名费是350万,但上个赛季,赞助商实际花在俱乐部的钱已经将近700万,这额外的350万开销来自于队员的奖金、给外援的一部分差额工资等等。但让人略感寒心的是,从联赛中江苏队员们的反馈得知,赞助商发给队员的奖金,与俱乐部给到队员手中的数额有所差距,也就是说,作为“中间人”的俱乐部,将一部分球员奖金扣下了。于是那之后,赞助商干脆直接将钱给到球员们手中,免去了中间俱乐部这一道手续。

  赞助商称,提高赞助费可以,但希望将额外这些赞助费用花在明面上,而把300余万元笼统揉到“赞助费”中,而无法真正帮助球队提高成绩、培养队员,那么,俱乐部增加的这额外350万赞助费有什么实质意义呢?

  于是,在俱乐部将单方面解约函发到赞助商手中时,赞助商立刻做出上诉俱乐部的决定,赞助商称:“我们原来要求冠名是‘江阴德玛斯特’,最后出来的是‘南钢德玛斯特’,冠名上就不符合约定;合同规定每年至少有4场央视直播的比赛,最后2个赛季了才直播了一场,还差7场比赛;最令我们难以接受的是,原来约定俱乐部有义务提高球队水平,改善球队的形象,但这两个赛季来,球队成绩也来越差,丑闻还越来越多。”

  本周一,赞助商将上诉到中国篮协,希望篮协可以出面维护赞助商的正当利益。同时,就单方撕毁合同问题起诉南钢俱乐部。

本文链接:http://holaaupair.com/demasite/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