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德斯蒙德 >

《都挺好》:把咪蒙的成功方法论移植到剧集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德斯蒙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9年的第一话题剧《都挺好》结束了,从在电视台初始播放时的不温不火到每天制霸社交话题榜,再到结局收官收视率破2,这部剧的热度比起同样是正午阳光出品的《欢乐颂》似乎有过之无不及。

  某种程度上,对这部剧的信心经验想必有一部分也出自《欢乐颂》中那个名为樊胜美的角色:从小镇走出,在上海工作的樊胜美,有着重男轻女的家庭,不成器的哥哥在老家一旦出事了,妈妈就会不厌其烦地打电话向其求助,樊胜美但凡有一点反抗的意志,都会被母亲的那套重复了成千上百次的“都是一家人”的说教给打动,一次又一次的心软。在她从小就被塑造和培养的家庭价值观念中,无论她走到哪里,家庭始终会与她牢牢绑定在一起,一如蜗牛不可能卸掉它背负在身上的壳子。

  彼时的社交网络中对樊胜美原生家庭的奇葩景观的热议,正吻合着多数如今长大成人的子女在面对原生家庭时的矛盾心态。观众对樊胜美的态度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掉入原生家庭的泥潭中,始终挣扎却越陷越深。而《都挺好》中的苏明玉显然就是一个樊胜美的2.0升级版本,在这个版本中,她是独立而强大的金领人设,思维清晰、行动果断,在与苏家父子三口的对话中,不会轻易掉入原生家庭中传统价值观念的思维陷阱中。她的反抗植根于她的清醒。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三年前正是咪蒙以及咪蒙式爆款文开始走红的日子,那个时期,咪蒙撰写了一大批公号文,其中有一批文章就是在探讨原生家庭带给子女的伤害。靠着这些文章,咪蒙狠狠地赚取了一大波流量。从中我们可以窥探出,大家对这个话题似乎都有千言万语要发出,而知乎等社交网络上这种话题的案例和理论也越来越多的被提及。一句话,这是中国式的全民热点。

  而正午对这部剧的内容和宣发,俨然是将咪蒙在微信公号文上写的那一套成功移植到影视剧中:人设在定位上的极端化构成叙事推进中的一道道奇葩景观,标签化的性格中又夹杂身处不同立场时的真实反应,它确实给人营造出“这是身边故事”的感觉,同时这也反衬出当下很多国产剧在制作和营造基本的“真实感”上有多么的不到位。所以它们的口碑极差也就不足为奇了。

  维持这部剧的叙事推进的重要因素,除了苏明玉与原生家庭在价值观念上的对抗,还有苏明玉的财富实力,剧中在各个阶段设计的核心矛盾,大多都是靠钱来解决。苏大强被理财坑骗了,苏明玉用自己的钱填补进去,苏大强卖房子,苏明玉假托别人之手高价购买,苏大强买新房子,又是间接从苏明玉手中借钱。另外,苏家老大老二的工作着落、苏家二儿媳的饭碗,无一不是端赖于苏明玉的金钱实力和人脉关系网络。有心的看官,不妨去回想苏明玉到底拯救了苏家多少回。但正如网上所言,原生家庭中的多数人都是樊胜美,成为苏明玉的少之又少。这部剧的高明之处在于,它处处透着人性的真实感,却又处处充满着美化的谎言,两者相互交织,美妙梦幻不粉饰残破现实,而是拯救它。

  在这部剧临近结尾时,苏大强与苏明玉这对父女之间爆发了一次剧烈的争吵,苏明玉将苏大强身上的性格特点作了一番精确的描述,而苏大强在听到对他这一番近乎是辱骂的指责中出现了幻视,将指责他的女儿当成了一直欺压她的妻子,嘴里喊着妻子的名字,随后就晕厥在地。请注意,这是整部剧中极其关键性的一幕,是一次家庭矛盾在积压到一定程度上的总爆发。之后苏明玉在医院的走廊里,恍然大悟,自己一直试图逃离母亲给自己带来的影响,而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却变成了母亲。

  这段故事情节是苏明玉的人设升华的关键性一幕,主创在告诉我们,越是有意识的选择对抗原声家庭的影响,原生家庭中极为恶劣一面的影响就越会始终缠绕着你。因循着这条人物成长的路径,故事最后,这对父女同居一室,开始一起生活。苏明玉开始选择与家庭和解。

  如果说苏明玉的人设升华还来得富有巧思的话,苏大强完成人设升华则通过笨拙的疾病设计。因为疾病,因为来日无多,他开始思考他的一辈子,并强行将子女拉过来立遗嘱,在遗嘱中,他表达了多年间对女儿的亏欠态度,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中国传统伦理的语境中,对待身患重疾的人,“人都要死了,提起以前那些还有什么用呢”,“都要死了,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这种话始终萦绕在我们的耳边,它其实暴露出这样的一种观念:在死亡面前,我们对家庭中的存在的价值观念的探讨是微不足道的,甚至因而与它抗争本身都变得近乎虚无。

  试想,如果苏大强没有罹患阿茨海默症,没有这通临终感怀,这个家庭放在现实语境中,依然会面临一地鸡毛的现状。但故事总有终曲,这个故事所承载的也并不是要批判原生家庭的伤害,请记住,这是八点档的国产剧,无论多么重口味的佐料,都改变不了主菜本身的味道。

  一如它的剧名“都挺好”所散发出的饱满的客套味道,它的结局走向依然也是中国式的家庭和谐,不必是穷根究底式的内部和谐,而是外面看来其乐融融的和谐。

本文链接:http://holaaupair.com/desimengde/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