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德斯蒙德 >

德斯蒙德·基更:移动学习成为主流需要四个标准

归档日期:05-21       文本归类:德斯蒙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89年10月,我第一次被邀请来到中国,庆祝中国电大系统成立10周年。

  ·1997年,我的英文原著《远距离教育基础》由中国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得到读者的广泛阅读。

  ·1998年,我的另一本英文原著《远距离教育理论》由中国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这本书提供了对中国极为重要的远距离教育理论。

  ·2000年,石家庄的河北电大出版了我的《远程教育研究》,而这本书未出现过英文版。

  ·2008年,我的《远程教育基础》第三版由上海电大出版,语言为简体汉语。

  ·1998年、2000年、2004年和2010年,我四次被邀请到上海电大做关于移动学习的演讲,也就是我今天要演讲的主题。

  对于教育改革,有一个坚实的理论基础很重要。我的理论框架叫做3次革命理论。

  德国伟大的远程教育学家, Otto Peters 博士认为,远程教育起源于18、19世纪北欧和北美的工业革命时期。他写道:“第一辆火车、第一次邮政服务以及第一次函授课程的同时诞生并不是偶然,因为他们有着内在的联系”

  这是一次重大的变革,以至于远程教育发展的前100年(1870年-1970年)都面对着来自各方的极大阻力。

  ·直到20世纪70年代开放大学成立,远程教育才被认为是与主流大学教育同等重要的组成部分。

  Keegan (2000) 在他的著作中提到,在线年代的电子工业革命时期,由3个因素引发:

  电子工业革命前,政府认为电信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垄断行业,涉及秘密防御设施。但是英国撒切尔政府和美国里根政府的政策打破了垄断行业,找到了政府更有价值的投资方向,电信成为一种消费者驱动型的行业,其发展过程极为迅速。

  在其发展中,芯片速度的不断提升和宽带技术的发展对在线学习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因为人们需要大量宽带来浏览图片、音频、视频和其他虚拟世界的信息。

  Collins(1996) 在她的书中记载,此次电子工业革命期间,在线年,那时,教育家们第一次使用万维网。与远程教育前100年不被认可相比,电子远程教育几乎即时就被人们接受。

  在线学习迅速成为每年吸金十亿美金/欧元/元的培训行业,通过百分之百在线教授课程,授予大学学位的项目也迅速被人们接受。在线学习的美国顶尖大学不再是哈佛和耶鲁大学,而是只提供在线学习的菲尼斯网络大学,德弗里大学,瓦尔登大学和卡普兰学院。

  Keegan (2000) 认为移动学习诞生于20世纪末开始的无线网络革命时期。

  一夜之间,全世界的无线网络连接取代了有线网络,世界各地的电话亭也都随着人们使用移动设备而停业。

  无线网络技术对中国尤其重要,因为2013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是世界上移动设备最多的国家。

  另外,爱尔兰新闻记者Clifford Coonan在北京报道说移动手机正在成为中国数百万人的口袋图书馆。他说,“在北京和上海的地铁上,坐在你对面的人可能看上去正在安静地盯着他们的手机,实际上他们正在全神贯注地读那些专门显示在他们手机上的令人惊心动魄的小说。”

  我的结论是,如果人们可以在他们手机的屏幕上读小说,他们肯定能通过一个智能手机读大学学位的课程。

  2007年-2009年在涉及敏感性内容的教育和培训中使用无线年 普罗夫迪夫大学,保加利亚

  2006年Keegan编辑的出版物《移动学习:实用指南》(154)页。2008年出版,于法国申请项目资助;

  1999年,我设计了第一个移动学习项目;2000年初,提交到布鲁塞尔的欧洲委员会申请项目资助;2000年,项目得到批准;此项目自2000年10月开始至2002年9月结束。

  2000年-2002年 从在线学习到移动学习:我和欧洲委员会说在线学习是一种培训艺术,但是他们的工作是创新性的,他们带来的是后在线学习时代,所以他们就资助了我的项目。

  2003年-2005年 移动学习:下一代的学习方式:这个项目向布鲁塞尔重申了一个信息,即将来在线学习会被移动学习所取代。

  2007年-2009年在涉及敏感性内容和地点的教育和培训中使用无线年我出版了《移动学习:实用指南》,作为移动学习实践者的基本培训手册,此手册也于2008年出版于法国。

  这些2013年的数据来源于两位优秀的分析师,他们来自国际数据咨询公司(IDC)和高德纳公司(Gartner)。本论坛的核心是中国在线学习的未来,所以这些数据及其重要。

  2013年全球数据显示,笔记本和台式电脑(在线学习)的销售数量下降,被智能手机和平板机(移动学习)所取代。这些数据的具体例子为:

  2013年电子设备的发货数据为:1.3340亿台式电脑,1.8990亿台笔记本,2.2730亿台平板电脑以及101万台智能手机。(资料来源:国际数据咨询公司)

  到2017年,智能手机的发货量将上升到每年170万,平板机为4.0680亿,笔记本为1.9660亿,而台式机将下降为1.2310亿。(资料来源:国际数据咨询公司)

  智能手机和平板机的数量增加抵消了今年预计会下降的台式机的10%的销售量。这样一种变化趋势的受益者是苹果公司、谷歌和三星,但惠普、微软、英特尔和戴尔公司却遭受了损失。(资料来源:国际数据咨询公司)

  2013年全球笔记本和台式机电脑的销售量将下降7.6%,这并不是个短暂的趋势,而是反映了使用者消费行为的长期变化。(资料来源:高德纳公司)

  学生们也由使用笔记本和台式电脑转向用智能手机和平板机学习。(资料来源:今日美国)

  由于消费者由使用电脑转向智能手机和平板机,他们将不再认为电脑是必须要定期更新的了。(资料来源:高德纳公司)

  (数据来源:高德纳公司)这些数据的问题在于政府、公司及大学已花费了数百万美金、欧元或人民币来开发使用台式和笔记本电脑进行在线学习的资料。

  如果学生不再使用笔记本和台式电脑进行在线学习,而使用智能手机和平板机进行移动学习,那么这些投资就浪费了。将在线学习资料转化为移动学习资料的成本和困难也是极大的。

  英国开放大学的Sharples教授是世界顶尖的移动学习专家,他在书中写道:“针对你们提到的问题,即在英国是否可以通过移动学习获得一个完整的大学学位,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使用移动设备, 如平板机,完全可能获得一个开放大学的学位。事实上,2013年4月,我们针对本科生所做的研究显示,有一半的学生至少每周使用一次移动设备来获取学习资料。”Traxler教授是专门研究移动学习的教授。他指出,英国的很多高中、学院、大学和社区都有移动学习的试点和项目。尽管这些技术很有前景,但从未完全整合到高等教育中。未来能否通过移动学习获得一个英国大学的完整学位?他认为,或许可能,但这需要学校的管理者、老师和培训者意识到大学里的世界与学生现实生活里的世界日益增加的差异。开放大学研究学习技术的教授Agnes Kukulska-Hulme认为,移动语言学习终于在全球开始盛行起来。开放大学通过使用移动应用程序和虚拟学习环境,使移动设备变成了主流教学设备。

  美国军事训练系统的高级分布式学习显示,移动学习被广泛认为是学习者唯一的学习工具,它不能也不该取代在线学习。移动学习支持有长期使用的前景。所有与教育和培训相关的行业,尤其是医疗行业都在考虑使用移动技术。对于通过移动学习完成一门课程是否可能的问题,答案是当然可能,但谁又想那么做呢?[日本]

  日本的移动学习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日本使用“移动学习”或“无线学习”的说法不多,日本的科学家使用的是“普适学习”和“泛在学习”。日本政府高度重视此类学习,旨把日本发展成一个“泛在学习”社会,人们广泛使用移动设备来提高福利和进行终身学习。[南非]

  根据南非波切夫斯特鲁姆的西北大学的报道,南非的移动学习非常盛行,因为与世界的其他地方相比,他们根本没有有线网络连接。开普敦大学、自由州大学、纳尔逊·曼德拉大学和比勒陀利亚大学都有关于移动设备的创新项目。这些项目包括播客、评估、视频点播、学习管理系统项目和不同的应用软件开发项目。南非跨域了旧的有线网络技术阶段,为了使他们的学生,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学生使用网络,他们很早就采用了移动设备。尽管移动联谊会的成员有知识和热情把通过移动学习授予一个完整学位的想法变成现实,但这一做法虽可行却不大可能发生。他们说:“未来我们将使用多模式的教学体系,学生拿着移动设备站在操场上,我们在那里给他们上课。”[中国]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报道,他们现在有两门移动学习课程,明年计划开设更多。首都大学有一个移动学习的长期项目,此项目旨在开发移动学习环境和协助教授在教学中使用移动学习。上海广播电视大学于2011年8月开始启动移动学习,他们使用无线网络进行课堂直播、视频点播、下载和回放。2011年10月,移动学习同传统课堂或在线课堂一样,被人们接纳。2012年2月,所有在线门)都可通过智能手机获得。2012年8月,课程讲义、测验、作业、讨论论坛、公告、课程表、出席表、教师联系方式、额外安排和考试分数查询都可通过手机获得。6800名学生使用了移动学习系统,总访问量为780,000。课程的大部分内容都可通过移动学习完成,但是最终的笔试是强制性的。

  上海广播电视大学的移动学习系统,为100,000学生提供了所有大学常规科目的实时短信信息和教程互动服务。他们设有高等教育和社区教育(包括学术科目、流行科学、语言、老年教育等)的600门课程,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通过移动学习来完成的学位项目。他们指出所有传统大学下面的68所远程教育院校和44所省级广播电视大学(属于中国广播电视大学)都正在积极开发移动学习。他们认为移动学习在中国正在迅猛发展,并将从支持性学习的地位转向主流教育,前景可观。

  总而言之,我并不认为在线学习时代,即本论坛的主题,将终结,我也不认移动学习是新型远程教育。

  对于移动学习,我的观点与此领域的其他专家相差甚远。他们大多认为移动学习只应用在小部分课程,而不是完整的课程中。我并不同意。就像我在科研中所指出的,从1870年到1970年,远程教育作为获得大学学位的一种学习方式,其学历被雇主认可花了100年的时间。这场战争虽然长久,但最终却胜利了,因为现今全球几乎没有大学不提供远程教育课程。也如我对在线学习科研中所指出的,通过在线学习获得大学学位只用了几年就被人们接受。这场战争也终将是胜利。

  世界上最重要的提供移动学习的国家为英国、日本、南非和中国。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对他们的研究显示,这些国家移动学习之战还未取得胜利。因为通过移动学习获得雇主认可的大学学位还不被人接受。

  所以,在此论坛我想分享的是,大家要注意,在线学习可能被移动学习所挑战。关于反映学生们正在丢弃使用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进行的学习,而转向使用智能手机和平板机进行移动学习的数据是真实的,正如高德纳公司所分析的:“这并不是在经济情势严峻的环境下引发的一个短暂趋势,而是消费者的长期行为变化。” 如果移动学习能够满足上述四标个准,进入主流教育,那么,中国也应开始把在线学习材料改造成适合在智能手机和平板机上使用的材料。

本文链接:http://holaaupair.com/desimengde/6.html